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卧底记者:工作越难找“李文星”们越易入传销

发布时间:2019-09-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新建商品住房首次明码标价备案应参照同区域、同品质、同类型商品住房价格确定。商品住房价格一经备案,60日内不予受理上调备案价格的申报。

文中发布的照片显示,该小偷蹲在地上,双手被反绑。此外,上百名学生在旁边围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李文星的上当受骗,也与传销组织行骗的手段越来越高明、网络招聘平台监管缺位有关。人们一般都会认为,发布在正规招聘网站上的信息都是真的,谁知道还有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虚假招聘?此次涉事的“BOSS直聘”网站,不进行验证即可发布招聘广告,这不是技术漏洞,更多的是管理漏洞。有此漏洞的招聘网站远不止“BOSS直聘”一家,不少国内知名招聘网站均只要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误入传销组织其实并不可怕。传销发展至今,已经衍生出“南派”和“北派”,北派传销会进行人身控制,迫使加入者本人或家属支付入会费。南派传销打的是感情牌,人员来去自如,通过全方位洗脑,让对方死心塌地为了一个所谓的发财目标而心甘情愿拉人入伙。

拉旺于1988年去世,强巴群宗活到2014年,享年95岁。她看着子孙们纷纷成家立业,日子越过越红火。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手机还没被收走,要第一时间给朋友发定位信息,让其帮忙报警。如果运气不好,一来就被控制,要假装顺从,不当面拆穿和反抗,保全自身安全是首要的。因为传销人员图的是你的钱,以及将来利用你的社会关系给组织拉来新的下线,只要配合一段时间,你总会有机会逃离组织,哪怕身份证和钱被扣留,也可以通过报警或找当地人(传销组织一般不发展当地人)寻求帮助来解决。

(作者为巴西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瓦加斯基金会大学国际法教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谢洋

“假如天津港真能批复瑞海规划建设,允许其作业危险品,那么就算是又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北京一位行政管理专家告诉记者。

传销人员之所以骗人骗得理直气壮,是因为传销体系的逻辑中,谎言居然也分“善意”和“恶意”,用“谎言”邀约亲朋好友,是为了不让他们错过发财机会,属于“善意的谎言”。随着互联网普及,这种谎言邀约的方式也从打电话、当面拉劝,发展到利用征婚、求职平台发布虚假信息。求偶、求职等有需求者,很容易落入陷阱。

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关键在真抓,靠的是严管。揆诸以往,为什么一些偷排偷放现象屡禁不止?为什么一些污染行为明知故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执法失之于软、失之于松,制度成为中看不中用的稻草人。与之相比,正是因为对违法现象从过去的有心无力到而今敢于动真碰硬,曾经“大海捞针”的督察方式现在变得有的放矢,以前含糊其辞的信息公开如今指名道姓、措辞严厉,大幅增加违法违规的成本,让各项环保制度具有了雷霆万钧的震慑力。可见,再完备的制度设计,倘若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只会成为空中楼阁。唯有狠抓落实,力求实效,才能彰显环保法规钢牙利齿的威力,让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无处藏身。

无论南派还是北派,要甄别性质并不难。当对方以介绍工作或谈恋爱等理由把你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连正式的办公场所都没有,“恋爱对象”连份正式工作都没有,这时你可以基本确认已被骗入传销组织了。如果接下来你还被安排参加有关行业现象、分成规则、邀约新人的课程,那更加可以确认对方在从事传销。

传销对一个人的戕害是全方位的,消耗的不仅是金钱、青春,更是亲情、信任和良知。传销组织对一个人价值观的扭曲相当可怕,在那样的话语体系中,一个人会把说谎当成习惯,把骗人的本事当成值得炫耀的能力,即使将来传销组织解散了,也很难适应正常的生活。针对大学生容易上当受骗的特点,相关的反传销和法治教育也亟待跟上。希望每个大学生在走出校门前,都能补上这一课。(责任编辑:张国)

除去内部原因,投资者对于全球贸易摩擦及新兴市场的担忧挥之不去,阴霾将长时间笼罩在美股市场上空。有观点称,贸易摩擦正在从根本上冲击甚至可能推翻此前正常运转的全球经贸体系,一旦加剧,带来的负面冲击可能会完全抵消财政刺激效果,对美股特别是跨国大型企业造成负面冲击。新兴市场近期疲态尽显,标志全球经济同步增长的情况已终结,货币紧缩政策引发的流动性趋紧已传导至新兴市场资产价格,在这个过程中的某个时点,美国股市将受到波及而无法独善其身。

任何谎言总有破绽,像骗走李文星的这家“李鬼”软件公司,招聘时仅仅对他进行了电话面试,便要求他两天后去软件园报到。当时,李文星也产生过怀疑,甚至还跟朋友说,“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他心里可能也清楚,一家正规公司招聘流程不太可能如此随意。但也许是前期求职受挫压力太大,也许是高薪承诺的诱惑力太强,他最后还是去了天津。

这几天,“985工程”高校毕业生李文星求职疑陷传销组织蹊跷死亡的事件让社会震惊,“985名校”“找工作”“传销”这几个关键词无疑是焦点。

李文星是被一家名为“BOSS直聘”网站上的虚假招聘信息骗到天津市静海区的。在请君入瓮的传销骗局中,谎言邀约是第一步。如今,提起“国家项目”,提起一些传销重灾区的地名,很多人马上就会联想到“传销”而拒绝。但为了把人骗来,传销组织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有以介绍工作为名的,有以邀请朋友旅游或考察投资项目为名的,有假借谈恋爱发展感情骗人上钩的,甚至还有人向亲友谎称自己在外地出了车祸、让对方马上带钱过来救急的。总之,不管打着什么样的幌子,把人骗过来是传销洗脑的第一步。

大部分情况下,戳破谎言并不难,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核实。在李文星赴天津之前,跟他合租的大学同学曾提议让当地朋友帮忙打听公司情况。即便没有当地朋友,通过114查号,找到公司所在软件园管委会电话咨询一下,也很容易甄别信息真伪,但遗憾的是,每个误入传销的人,都少了质疑和核实这一步。

据了解,近日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全国各地公安机关依法对广东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天明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犯罪问题进行查处。截至目前,河南省公安机关共立案90起,抓获涉嫌犯罪的传销人员172人,并全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已经依法批准逮捕26人。

更重要的是保持清醒认识,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洗脑。一边是暴利诱惑,一边是周围群体无时无刻地渗透影响,缺乏社会经验又急于改变命运的大学毕业生,很容易被攻破心防。毕竟人性都有弱点,心理防线一旦被打开一个小缺口,欲望就会难以抑制。这需要我们平时就建立起一种常识,如果一份工作能让人短时间实现上百倍财富的增长,那不是抢就是骗,现实中绝无可能。

夏涛说,医改问题千头万绪,牵扯多方利益,阻力大困难多,但“以药养医”绝不是唯一症结。

记者按照包裹上的邮递单号查询到,该邮件系退回邮件,于去年12月9日到达俄罗斯,经收件派件,追踪信息定格在12月26日,地点为莫斯科国际邮件办公室。

实行退(免)税办法的应税服务,如果主管税务机关认定出口价格偏高的,有权按照核定的出口价格计算退(免)税;核定的出口价格低于外贸企业购进价格的,低于部分对应的进项税额不予退税,转入成本。

加拿大正在拉更多盟友对其公民在华被拘押发声。继上周英国、欧盟就此表达关切后,法国政府24日也对此表达“担忧”。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以下简称“新加坡海事局”)于当地时间13日零时40分左右接到通知,称一艘在印度尼西亚注册的油槽船与一艘在多米尼克注册的挖沙船,在姐妹岛西南方向约1.7海里处发生相撞事故。事故发生后,挖沙船倾覆。

传销组织正是看准了毕业季,大学生求职难的时机,对求职心切的大学生下手。翻阅近几年公开报道的类似案件,不难发现,工作越难找,大学生被骗入传销的可能性越大。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就曾表示,近年来,加入传销组织的大学生有增多趋势。据其了解,几乎每个传销组织都有大学生加入,有的传销组织中大学生竟然占到了80%,这与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不无关系。

16日,英国政府还任命安伯·拉德为就业与养老金大臣,接替15日辞职的埃丝特·麦克维伊。拉德曾任英国内政大臣,今年4月因内政部设立“强制遣返移民目标数字”事件辞职。

许多人以为,自己受过高等教育、读过揭露传销术的文章,就会跟传销绝缘。其实,每个普通人都可能坠入传销陷阱。我曾深入传销组织卧底采访,在传销组织中,有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也有身居高位的银行行长、政府官员,更有阅历丰富的生意人、大学教师,在看似离我们很远的组织中,公务员、律师、医生、甚至警察……任何一个常见职业的从业者都可能出现。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